移动版

主页 > 彩票游戏 >

梅妈巨额律师费花6百万 女儿遗产现金耗尽(图)

梅妈巨额律师费花6百万女儿遗产现金耗尽(图)



梅妈和儿子不惜在街头抗议争

梅妈巨额律师费花6百万女儿遗产现金耗尽(图)



梅妈与儿子面对记者

梅妈巨额律师费花6百万女儿遗产现金耗尽(图)



梅妈戴两条水晶手链和一条金链

梅妈巨额律师费花6百万女儿遗产现金耗尽(图)



梅妈曾为争遗产病倒

 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4月5日消息,据香港媒体报道,85岁的梅妈向法庭申请从梅艳芳的遗产中提取80万港元现金游世界,却被高等法院驳回。因为阿梅的遗产5年来用去数千万,所剩无几,只馀下寿山村道一幢物业可变卖,梅妈游世界无望,连每月的定额生活费都面临断粮。

  据梅艳芳生前挚友透露,阿梅的遗产管理信托基金,只剩现金390万元、一幢位於寿山村道的故居,一幢梅妈现居的跑马地物业、一幢送给刘培基的毓秀大厦单位及Mui Music的歌曲版权。该挚友说:“跑马地的物业梅妈在居住,不可以卖,毓秀大厦本来送给刘培基,但因为梅妈正和他打争产官司,所以暂由遗产基金管理,日后一旦刘培基胜诉,可能连同之前出售伦敦物业的500多万也要全数还给他,所以现在可卖的就只有寿山村道的故居(仍有官司),之后就真的卖无可卖,遗产基金入不敷支,现金可能变零。”根据基金现时的支出,相信年底已经会用尽基金所有的现金,可能需要解散该遗产基金,届时梅妈便不能再享有每月付12万元的生活费,正式断粮了。

  5年花掉数千万

  当日梅艳芳号称逾亿元的遗产基金,竟然濒临破产?该挚友解释,遗产本来由银行管理,由於梅妈兴讼,为免利益冲突,银行聘请了一家名为勤业众信(Deloitte)公司作为中介人管理遗产,该公司和银行每月各收取10多万元的行政费,加上梅妈每月12万元的生活费支出,5年间已用去几千万元。此外,梅妈多次诉讼,有关机构和刘培基等被告人的律师费均由基金支付,这又花了数百万元,阿梅的遗产愈来愈少,上年底已试过为支付梅妈生活费,被逼变卖伦敦的物业才得到500多万以维持开支,这次梅妈申请80万豪游世界,基金拒绝负担。对此,阿梅歌迷会会长王敏慧回应道:“可能老人家真的想去旅行散心,但法庭这样宣判亦有法官的道理和依据,其他的我不想多讲了。”

  对于高院的裁定,梅妈和梅启明都相当劳气,他们同样清楚遗产所剩无几,“这几十万给阿妈有什么问题?不给阿妈最后一样会无,个官不是说不希望缺钱供阿妈生活费的历史重演吗?现在不给难道就不会历史重演吗?完全在讲废话。现在还要在生活费里扣除讼费,为何他们(有关机构和刘培基)每次都在遗产扣讼费,我们却不可以?简直90度偏帮!”梅启明愈说愈动气。

  倒是梅妈心平气和,“这事其实有商量,何必完全否决?你说付不起80万,给我10万8万,叫我勉勉强强去散散心,都无问题。”梅启明插口道:“最嬲是阿妈话阿梅在生都有叫她出去走走,个官竟然说没有证明,怎证明?个官都有阿妈生,难道他和阿妈谈话也要发通告?”

  月付10万律师费

  说来说去,争来争去,不过一个钱字!这些年来,梅妈为了阿梅遗产,多次兴讼,上诉再上诉,律师费花费过百万,问她不怕有天争得遗产,那遗产却已剩下零,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?

  “就算到时遗产剩下一毛钱,我们都要打下去,起码顺番条气。人家龚如心的官司都是这样,又不见被人指她外家贪,虽说数目牛头不对马嘴,但性质一样,都是不想外人谋产,一个保险佬、一个空壳佛会,凭什么谋产?”

  梅妈和梅启明都清楚外间对她的评价,“自从80万官司一出,狗仔队又开始日日跟,我3点多出来饮特价下午茶,6点多去街市买平价菜他们不登,去买南北杏就登出来,说我去买参茸海味。”一个80多岁的老人家,穿戴不算太奢华,手上只有两条水晶手链和一条金手链,竟然每月生活费12万元,难怪为人侧目。

  “一个人月花12万元当然是大花筒好过分,但我的生活费中要付10万元还律师费,我欠杜伟强律师事务所、范家碧律师行、JSM孖士打律师行、齐伯礼律师行同赵司徒郑律师事务所合共350万元,每月摊还,你可以去查。”梅妈叹道,法庭都是给律师赚钱的地方,“看一份文件就收20万,我前前后后花了200多万元,卖了一层楼都不够付。”

  洗湿了头骑虎难下

  奇怪既然撑得如此辛苦,又惹来负面形象,何不收手?梅启明答道:“正是已用那么多钱,洗湿个头,现在可以怎样?难道一头肥皂泡跑出来?所以我奉劝大家,非逼不得已不要找律师,一找就死定,有钱都变无钱,有一点点钱的就变负债,我们正身受其害。你不要以为我们撩事斗非,其实是被逼出手。”谁咬着谁不放,真的费解,要叹倒霉的,可能不止梅启明与梅妈。

  问一直待在梅妈身边的梅启明为何不自力生产,为何不负起养育母亲的责任?他答道:“你话我游手好闲,我其实经常要上律师楼处理事情,阿妈80几岁,我不理谁理?你说她现在有副身家放在眼前等我拿吗?”

  就算是放在眼前的遗产,也所剩无几。告诉梅妈,阿梅的遗产只剩390万现金,她生活费岌岌可危,梅妈心水清道:“还有寿山村道豪宅。以前新鸿基收楼叫价7,000万他们不卖,后来有人够胆死话卖4,000万,我当然不肯。”图库供稿

http://www.china100.com.cn/kKhP9teh9u/10056180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