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彩票游戏 >

杭州日报:梅艳芳的遗产分配选择令人恻然

是那些你无法选择的事物造就了你,你的家乡,你的邻里,你的亲人

梅艳芳去世六年半,梅妈从未停止对遗产的追讨。日前,梅艳芳的母亲表示,自己虽然被判败诉,但还将于七月十九日到终审庭递交上诉文件,如果失败,还将北上申冤。这一切都只因为,梅艳芳在去世前,留下了一份日后引起争议的遗嘱:

她将两个物业赠给好友刘培基;给兄长和姐姐的4名子女留下若干款项作为学费;剩余遗产,委托汇丰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管理,每月拨付母亲覃美金7万港元作为生活费。之所以采取这种形式,是因为她怕母亲“太花钱”,若将遗产尽数交付,会被她在短期内花尽。

她的遗产,刘培基有份,是有原因的。19岁,出道伊始,她就认识了刘培基,1983年,他为她打造的形象轰动全港,使她摆脱了“徐小凤第二”头衔。此后21年,他们是朋友,是合作伙伴,也像亲人。2003年,梅艳芳的最后一场演唱会,最后一次出场时的那件婚纱,由刘培基制作。她的遗嘱引起纠纷之时,身为漩涡中心的他却躲了起来,给梅艳芳做最后一件衣服:她的寿衣。

而梅艳芳的家人,则用具体行动,解释了她为何留下这样的遗嘱。梅艳芳刚去世,梅艳芳的母亲覃美金就大闹灵堂,并放出话来,说她身边都是坏人,葬礼刚告一段落,就跑去抢梅艳芳的骨灰,随后又打起遗产官司,顺便指责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发“专业精神大奖”给梅艳芳时,没有请她到场,当年年底,她就荣列某周刊2004年十大“疯”云人物第8名。

六年时间,坐吃山空加上高昂的律师费,致使遗产被消耗殆尽,有人建议他们放手,她大哥梅启明的回答是,官司已经打到半途,形如“洗湿头”,绝对没有可能“一头肥皂泡跑出来”,覃美金则表示不会申请综援,打算身穿乞服在街头卖唱,曲目是《万恶淫为首》。

电影《失踪的宝贝》里,有一段旁白:“我总是相信,是那些你无法选择的事物造就了你,你的家乡,你的邻里,你的亲人。”亲人无法选择,更没有可能摆脱,即便他们再不堪。

而她一生的所有努力,还有那份遗嘱,却都是一种选择,她试图自己重新造就自己,试图在那些无法选择的人和事面前,作出选择。她做的事,都在他们的对立面,他们痛惜金钱,她便仗义疏财,他们苟安于这繁杂的世界里,只管忙着把眼前的揽到怀里,她便更加要强,事事处处都要争第一,人前人后都创造传奇,一定要跳出这疯癫、不可理喻的鸡窝,飞上枝头作凤凰,一定要在舞台上仪态万方,风采夺人,明艳不可方物,才出得了多年来腔子里的一口秽气。

甚至包括选出血缘和法律上的亲人,以及自己认可的亲人。既然血缘上的亲人已无法选择,她就用遗嘱为自己选出自己认可的亲人。

她就是这样,一落地就是为了给风吹雨打,却在污泥里仰望着星空,孤苦伶仃,与自己斗争,在无法选择的命运之中,尽可能作出自己的选择。至今想起,仍觉恻然。

http://www.citicfunds.com/kB6oXVqQdD/9291383559.html